インターバンクレート過去

  • 编辑时间: 2021/9/5 16:45:19
  • 浏览量: 13
  • 作者: HQZ行情站
インターバンク レート 過去


  影子银行疫情“岌岌可危”  疫情 恶化印度银行业深陷坏账危机的同时,当地影子银行同样遭遇“灭顶之灾”。


    “如今我们 现金贷业务坏账率按月增加3-4个百分点,根本不指望能收回本金利息。


  ”一位在印度从事现金贷业务的 中国 金融科技平台驻印度负责人 王强(化名)向记者坦言。


  由于疫情持续恶化,过去两周众多印度借款人要求延期 还款,导致整个机构资金“只出不进”,濒临关门边缘。


    他承认,目前他所在的中国金融科技平台对进军印度 市场感到极其懊悔。


  但在4年前,他们则对这个充满机遇的国度抱有极高的期望值——印度影子银行产业相当发达,无形间赋予现金贷等业务巨大的发展空间。


    印度影子银行的发达,与当地相对较低的城镇化率紧密相关。


  在印度逾60万个乡村里,只有5%被商业银行分支机构覆盖。


  印度逾9000个乡村家庭里,逾50%没有办理信贷业务的渠道。


  这催生出印度极其繁荣的影子银行产业——在众多乡村,家庭都是通过各类民间借贷机构获取贷款资金,其中不少民间借贷机构未必获得相关小额信贷牌照。


    “为了控制风险,我们找了当地人注册公司,并参股了一家持有NBFC-ICC(投资信贷公司)牌照的当地金融机构,专注向即将毕业的印度 大学生提供短期现金贷产品。


  ”王强告诉记者。


  这些即将毕业的大学生目前比较缺钱,但工作后收入会增长,有足够能力偿付贷款利息。


  而且印度大学生比较看重自己的信用记录,只要催款公司一打催收电话,他们都会快速还款。


    他坦言,在2020年疫情暴发前,这款现金贷产品帮他们赚了不少钱。


  但随着疫情暴发,赚钱时代也随之一去不复返——一方面印度政府一再延长借款人还款期限,令越来越多借款人干脆“坐等”政府继续延长还款期限,相应还款意愿越来越弱,另一方面疫情导致众多大学生失去工作,出现集体性逾期。


    去年9月,印度经济监测中心(CMIE)发布报告称,去年5月-8月期间,印度白领工作人数降至1220万,比上年同比减少660万人。


    “如今疫情持续恶化导致还款状况更加糟糕。


  ”王强感慨说。


  4月以来他每天都会接到不少大学生与白领的求助电话——由于工作收入积蓄已消耗殆尽,能否将还款期限再延长6个月-12个月。


    更令他伤脑筋的是,随着疫情持续恶化,印度相关部门对现金贷催收的打击却日益严格——为了社会稳定,印度警方一接到民众的暴力催收投诉,就会先冻结金融科技公司银行账户,甚至将相关工作人员关押审问,再慢慢核实是否存在暴力催收行为。


    “这背后,是印度影子银行诸多不规范操作正在自食恶果。


  ”多位曾在印度拓展现金贷业务的国内金融科技平台人士向记者分析说。


  以往,印度众多从事现金贷的金融科技平台对借款产品利率与期限没有做出明确与细化的规定,导致民众还款纠纷不断,如今在疫情恶化期间,这些不规范操作恰恰成为相关部门严打以稳定民心的重要对象。


    全球央行加速 购金  除了通胀变量,影响 金价未来走势的变量众多,最关键的就是ETF投资性 需求、金饰需求、央行等大型机构购金的趋势。


    全球央行购金的动态近期备受关注,根据世界 黄金协会的数据,2021年第一季度全球央行净购金95吨,同比下降23%,但环比增长20%。


  其中,匈牙利央行购金量最大,购入63吨黄金,三倍于其之前的 黄金储备,抵消了土耳其(-31.5吨)的大量售出。


  该央行表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风险是此次购金决策的关键因素。


  目前,全球性政府债务激增,市场通胀担忧加剧,黄金作为 避险资产和价值载体的重要性在凸显。


    此外,印度、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央行也分别持续增持黄金。


  印度央行今年以来累计购买18吨黄金,黄金储备达688吨; 波兰央行也宣布计划在未来几年内至少增加100吨黄金储备,并表示黄金在波兰外汇总储备中的占比应提升至20%,目前波兰黄金储备占其储备资产比例为8.35%。


    据统计,中国内地官方黄金储备为1948.3吨,占外汇储备的3.2%,连续一年多维持不变。


  “其实央行囤黄金的动机跟其他 投资者差不多,黄金储备十多个月不变也可能和中国经济较为平稳有关。


  但对于部分其他国家而言,购金以抵御负利率和地缘风险的确是大趋势。


  ”某国际大型资管机构投资经理对记者表示。


    去年三季度,央行的大幅减持一度震惊市场。


  当时的数据显示,全球央行的黄金需求出现了12吨的小幅净卖出,这也是自2010年第四季度以来首次出现净售金的季度,但主要由两家央行的集中卖出导致——乌兹别克斯坦央行和土耳其央行。


    王立新对记者表示,在疫情下,当时部分央行存在抛出黄金储备以换得美元流动性的情况,但目前央行购金趋势维持稳定。


    就投资需求而言,一季度全球黄金ETF持仓量下降了177.9吨(95亿美元),西方市场主导了资金的流出,主因在于美国利率大幅上行以及美元走强。


  第一季度美元金价下跌了10%。


  黄金ETF的流出和黄金期货市场净多头头寸减少加剧了此前的下跌趋势。


    但是,一季度中国的黄金ETF投资需求反而颇为强劲。


  本季度中国黄金(17.580,-0.32,-1.79%)ETF持仓净流入11.5吨,截至3月底国内黄金ETF总持仓量达到72.4吨,创下历史新高。


  同时,其总资产管理规模也达到了259亿元人民币,为历史次高点。


    王立新认为,两个主要因素推升了国内投资者对黄金ETF的兴趣。


  首先,国内金价在一季度表现疲软,许多个人投资者趁金价回调以及波动放大之际加大了配置黄金ETF的力度,也有些个人投资者逢低入场;其次,春节后的股市走弱,同时其波动率也一路上行,国内投资者开始重新关注黄金等避险资产。


  百度搜索指数显示,以“黄金”为关键词的搜索频率随着金价和股市波动一路攀升。


  
0 条评论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